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就连网易(NetEase)等受欢迎的电子产品品牌也在裁员。“这一轮裁员更多地发生在过去两年,接受了多轮融资快速发展的公司,以及‘巨人’新业务部门。”在2015年-17年间,很容易吸引投资,“电梯里所有的创始人只要说出商业模式就能在两分钟内拿到他们的钱”。削减不盈利的业务部门,或主要业务部门的裁员,现在已是大势所趋。互联网行业正在进行一轮前所未有的重组,前几年几乎每家公司都花了钱。
  一边,2019年2月22日,阿里巴巴CEO张勇在内部管理会上表示,阿里继续开放招聘。紧接着,“快手”也宣布春招中会扩招1000个以上岗位,包括研发、游戏和职能线等。但另一边,是不少80、90后们首次面对的收缩。“工作七年,谁能想到,我也变成了公司的‘包袱’。”一位就职于头部互联网金融公司的男士对南方周末记者说。
  2019年1月8日,他前夜还加班到9点,这一天就突然接到人力降职降薪的通知——公司大规模调整,他也在被“优化”行列。相对来说,他能留下来,仍算被优待了,更多同事被直接裁员。2019年春节前后,类似的消息此起彼伏,不仅有京东、滴滴、知乎这样的“大厂”,也有便利蜂、人人车、人人贷等“互联网新贵”。
  智联招聘最近发布的《中国就业市场景气报告》显示,2018年第三季度求职人数同比下降了10%,而招聘人数下降了27%,是近8年来首次出现无论同比还是环比岗位都开始减少的情况。特别明显的是IT、互联网行业,招聘岗位数同比减少了51%,这一趋势是从2018年春天开始的。
03134.jpg
  肖姗是一位资深互联网行业猎头。自2018年12月起,她基本上每天都能在微信、邮箱、招聘网站上收到很多简历。但在另一端,互联网企业的很多热门岗位招人需求骤降。“这轮裁员更多发生在近两年接受过多轮融资的极速发展型公司,以及‘巨头’的新业务板块。”
  热钱退潮
  Sunny是2003年就进入互联网行业的“老兵”。2015年,她加入一家农村电商公司,因为国家补贴多,发展很快。但不久后,创始人挪用公司资金理财,钱回不来,导致股东内乱。新CEO来了以后裁撤“老人”,她也因贴上业绩不好的标签被裁员,没有补偿。
  跟她一起被“清理”的四个总监另起炉灶创业,很快都拿到了投资,但又在不到一年时间里,他们的公司在花光投资人的钱之后纷纷倒闭。
  在她看来,2015-2017年拉到投资很容易,“到处都是电梯里2分钟说清商业模式就可以拿到投资的创始人”。天使投资人很多是做实业发家的老板,看到互联网很火想进来试试,投几百万看不到结果就止损了。2018年以来金融政策收紧,投资人“钱紧”,也变得谨慎了。
  从“猎头”的角度看,肖姗也有同感。前两年有太多热钱涌入这个行业,在2015、2016年,她服务过很多由投资人介绍来的初创公司,“感觉当时提出的招聘要求和开出的薪酬完全不符合公司即时的发展状况,整个公司薪资架构也比较混乱”。
  投资人的目的是从下一轮投资方那里收回投资,但在整体紧缩的背景下找不到“接盘侠”,一些快速发展型公司资金链便告断裂。他们的业务不足以支撑现在的规模并且盈利,自然会选择裁员保现金流。
  实际上在2018年春节前后,已经发生过互联网行业的裁员,但因为没有发生在明星企业身上,所以关注度不高。
  烧钱大战之后
  这轮风波中,二手车头部品牌“人人车”备受瞩目,因为它不仅对一线员工实行“一刀切”式裁员,还试图让他们自掏腰包成为公司“合伙人”。
  人人车2014年首创二手车C2C交易模式,最近一轮融资是2018年4月的3亿美元。但它的竞争对手“瓜子二手车”,其母公司最新一轮融资就达15亿美元。
  这个行业最“烧钱”的地方在广告营销,艾瑞咨询数据显示,2017年几大二手车电商平台广告费用突破50亿。2018年二手汽车市场不景气,人人车越来越捉襟见肘。
  小贝(网名)是人人车西安分公司的销售冠军,春节之后,他也被裁员了。2019年2月17日,分公司负责人找他和同事谈话,说要实行“合伙人”制度,把公司的“资源包”打包出售给员工,每250条3万块,他们可以买了“资源包”自己做生意。“资源包”是指卖车信息,包括卖主信息、联系方式、车辆信息等。
  小贝对南方周末记者说,这里面“水分很大”,250条里可能有200条不是诚意卖的,标了天价,只有50条靠谱。
  他和同事们算了个账,3万块买下来,应该可以回本,但挣钱很难,整个算下来可能还没工资高。但公司并没有给他们做决定的机会。
  第二天上班,他们发现自己手机上的工作系统无法登录了,接着负责人通知他们离职,即便要做“合伙人”,也要在办完离职手续以后。突然间,公司八十多个员工被无差别地裁掉了,同期,“人人车”多地分公司都在上演相同剧情。
  在员工们的争取下,公司给出了赔偿方案:主管级别按照月度底薪的N+1赔偿(N指入职年限),普通员工入职半年内赔偿3000元,半年以上5000元。小贝此前的月薪在15000元上下,同事们普遍在10000元左右。
  数学考试法
  素来以创新为标签的互联网企业,在面对痛苦时也拿出了不少“妖”招。
  2019年1月29日,一家新创连锁超市对员工进行数学考试,内容包括三角函数、圆锥曲线方程、概率、导数等,考试成绩与奖金挂钩,不合格者面临裁员。
  现在在网上搜索考题已经不见原来内容,代之以非常简单的题目。
  互联网行业“退烧”
  但该企业前员工毕天向南方周末记者出示的考卷显示了题目的难度,比如其中一道选择题——“从26个英文字母中选出3个,组成三位密码,要求中间字母必须是元音,密码前后两个字母为不同的非元音字母,不区分大小写,可以组成多少个不同密码?”
  这位员工在公司成立不到半年时加入。人力和技术主管跟他谈了七八次,希望其主动离职,在他没有同意后发了“解聘通知书”,没有任何补偿,目前他正在申请劳动仲裁。
  据其出示的公司创始人在考试前一天(1月28日)发给员工的邮件,说目前公司有资金数十亿元,是前所未有的高度,但是要在资金最充裕的时候进行最严苛的人员优化,他认为数学逻辑是十分重要的能力,“数学逻辑不好,绩效很难达成预期”。
  该公司的主业是便利店、无人货架,也做共享单车。在毕天看来,这是典型的“烧钱模式”。
  “公司很多项目就是做实验,看看能不能成功,不成功就算了。”毕天对南方周末记者说,在不断实验的过程里,裁员其实一直在发生。之前已经裁过很多次,有时候按团队裁,有时候一点点裁。
  南方周末记者尝试通过官网客服电话、邮件联系采访该企业,均未成功。
  “大厂”危机
  肖姗发现,眼下顶级互联网公司的人跳槽谨慎了很多,而中小型公司的人更倾向于进大公司。
  但是“大厂”也不稳定。2019年春节前后,滴滴爆出裁员消息,京东也承认对10%副总裁级别以上的高管进行末位淘汰。之后,网易方面披露也在进行“结构性优化”,据《财经》杂志报道,“网易严选”裁员比例在30%-40%左右,“网易味央”裁员比例接近50%,教育产品部则计划从300人裁至200人以下,公关部也进行了40%左右的裁员。对此,网易方面回复南方周末记者,这是“结构性优化调整”。
  “严选的裁员从年前就开始了,裁掉‘工作不饱和’的人,他们以前都是晚上六七点下班,现在裁掉一批以后其他人晚上九点下班。”一位网易电商板块的员工对南方周末记者说,现在晚上七点多还有人力巡岗。
  她们以前加班到晚上12点以后会计算加班工资,但是2018年下半年以后就没有了。在员工的打卡系统里,只显示上班时间,不显示下班时间。
  “知乎”裁员的消息是在2018年12月曝出来的。KK就是在那一批里被裁掉的。
  她对南方周末记者说,记得在2018年12月的部门会议上,领导提到要优化机构、有人要离开,第二天,她就被约到会议室见面了。部门领导说是效能问题,之后人力就进来签字了,赔偿方案是N+1。
  从会议室走出来,她没时间难过,因为刚刚和爱人买了房子,公积金贷款还没放款,要赶紧找下家,好在她不到一个月就入职了新单位。
  KK记得2016年在知乎的时候,三百多人,大家都很有活力、有想法,在内部的黑客马拉松比赛上,人们会冒出很多新奇的点子。但是到了2018年,大家更专注于手头的事。因为团队扩张很快,公司架构和层级也变得复杂多了。
  另一位知乎前员工对南方周末记者说,“感觉以前知乎的乌托邦气息比较浓,整个不太重视商业化,总觉得投资人永远有大笔大笔的钱养活自己”。
  针对裁员的消息,知乎方面回复南方周末记者,“这是基于‘发展组织力’初衷的组织架构调整,主要原因是公司扩张速度太快,此次调整有利于公司人员精简,岗位和分工职责更加明确”。
  在游戏业务受阻的背景下,网易也在不断寻找新的利润增长点。根据网易2018年第四季度的报告,网易的电子商务业务迅速增长,总收入为67亿元,占总收入的1/3。然而,电子商务企业很难获得高额利润.2018年第四季度,电子商务的毛利率仅为4.5%,而上一季度为10.0%,去年同期为7.4%。相比之下,网易2010年的净利润率为36.5%,2018年仅为9.6%。显然,收盘价收入是10年前的10倍多,但赚钱越来越难了。在这种背景下,裁减不盈利的业务单位,或主要业务部门的冗余,已成为公司的必然选择。

分享至 : QQ空间
收藏

网友点评


返回顶部